星座论坛,星座社区,星座人的交流圈子_深圳热线

跟男生可聊的20个话题:怎样用手抠到女朋友叫

跟男生可聊的20个话题:怎样用手抠到女朋友叫

空空 2020-06-20 11:30:32

据新闻网06月20日报道:

资深书虫强势推荐最新言情男频小说(推荐指数★★★★★)

李欣然鼻间发出一声销魂的轻哼,脸上出现丝丝痛楚。



“老师,你忍一忍,是会有点疼的,等乳腺疏通就好了。”我赶忙安慰。



“嗯……”李欣然脸红红的,轻轻点了下小脑袋。


文学


得到首肯后,我全神贯注,手上加了点力道。



当按摩技师这几年,我没事就喜欢钻研技术,手法很是熟练,用点、按、揉、拿等不同手法,帮李欣然舒筋通络,理气活血。



她疼的轻哼了起来,身体不停地扭动,眼角含着泪珠。



她微闭着双眼,还有紧咬嘴唇的诱人样子,让我移不开目光,竟感觉格外的刺激。



秀色可餐,不外如是。



更让我羞耻的是,这一刻我那个地方的反应变得很是强烈!



我的力道越来越大,我能感觉到那肿块开始慢慢消散。



“嗯……嗯……”



随着我的动作在她胸部不停地揉搓按摩,李欣然脸上的痛苦渐渐褪去,转而被一种愉快的潮红代替,偶尔发出的呻吟轻哼也销魂万分。



我目瞪口呆,手上不由自主的就慢了下来,谁知道,李欣然竟然娇喘着催促起来。



“嗯~小勇,再加把劲啊,我好舒服……”

这什么情况?



我诧异的不行,莫非是按摩给她按出来了感觉?不然怎么说出这么羞耻的话。



“别停啊,继续……”李欣然舒服的哼哼着。



见状,我一下就乐了,美人有令,莫敢不从啊!



心里一阵激动,使出十二分功夫,又摸又捏,李欣然脸颊完全绯红一片,口吐香气,发出一道道诱人呻吟,并且越来越急促,勾地我心里痒痒的。



我手中逐渐加大力道,看着李欣然敏感部位被我如此亵玩,满足感也渐渐强烈起来。



“嗯,好疼~”



要不是我把玩的太过忘神,没能控制住逐渐放肆的力道,这种玩弄或许还会持续很久。



李欣然口中发出一声略带痛苦的闷哼,让我浑身一僵,有些尴尬收起那些明显不是按摩的小动作。



经过这一小小的波折,李欣然也从迷醉中回过神来看,一下子就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现有多么羞耻,连晶莹的耳垂都红透了。



虽然还有些意犹未尽,但既然李欣然清醒了,我也没敢继续放肆,免得破坏在她心中的形象。



不过李欣然刚才的表现,让我心中充满了想法,难道,她是属于那种不堪挑逗的敏感体质?



体质问题以后可以慢慢探索,我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,老老实实的做按摩的情况下,进度还是很快的,直到肿块完全散开,热意开始流动,我明智的松开了她那里。



李欣然察觉到我手离开后,急忙睁开眼睛,满脸羞红,眼神有些躲闪地看着我说:“好了吗?小勇。”



“嗯!应该是可以了。”



我一脸正色的回答,殊不知刚才自己的表现有多么不正经。



李欣然赶紧抱起孩子,或许是因为都被我摸过了,也没避讳,大大方方当着我的面给孩子喂奶。



可怜的小家伙饿了一天,小嘴本能的裹住李欣然的饱满,大口大口开吃。



看他吃那么香,闻着空气中逸散的独特奶香,我都有些想尝尝是什么味道了。



但这些我也就只敢在心里想想,真要敢凑上去和小家伙抢奶喝,肯定要被李欣然当成流氓。



不过,不能亲口吃吃试试,可并不妨碍我看这难得的美景,饱饱眼福。



这小家伙显然是饿久了也哭累了,在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后,小脸上变得有些疲倦,靠在李欣然的胸前开始呼呼大睡了起来。



看到这小家伙这么快就吃饱了,我突然有些遗憾,有些不舍地将目光收了回来。



“小勇,我感觉舒服了不少,不像白天那样胀痛了!”



将衣服拉下去遮住那诱人的风景线后,李欣然脸色依旧有些潮红,抱着孩子,手指不停地搅动着那边角衣襟。



“那就好……”尴尬地回了句,我连忙恢复了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

“小勇,谢谢你!”



李欣然红着脸看了我一眼,声音夹带着颤抖,之前是因为孩子哭得伤心,没太注意,现在冷静下来,她就感觉有些羞耻了。



“没事,都是当学生应该做的。”我更加尴尬了,有股淡淡的罪恶感。



看着一脸娇羞的李欣然,我体内就有一股邪火蠢蠢欲动,生怕再待下去会忍不住做出些冲动的事,赶紧告辞打算离开。



“小勇,疼,好疼!”



可就在我刚转身的时候,身后突然传来李欣然的痛呼声……

我听到她呼痛,连忙转过身回来。



“怎么了?哪里疼?”看着脸色瞬间苍白的李欣然,我跟着紧张起来,连忙扶着她坐下。



“这里疼,非常胀。啊……”



她指着胸前,神情痛苦,身体颤抖着。



看到她的样子,我连忙掀起她的衣服,只见她的胸比之前大了一圈,而且胀得发青,奶水成线流着。



“老师,你这是涨奶了,必须要把奶都排出来,不然你会一直疼……”我强压着莫名的兴奋,解释说道。



“那你快帮我弄……”



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没有工具我也……”我舔了舔嘴唇,一咬牙提出心中那个大胆的建议,“老师,要不,我帮你吸出来吧……”



忐忑的等待着李欣然的反应,我还补充道:“老师,你别误会,这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了,你要是不愿意,咱就去医院。”



眼看自己和李欣然的关系愈发亲密,我可不敢让她现在起疑心。



“老师没……没有误会你,可是……”

红牛彩票投注 甘肃快3 秒速牛牛注册 秒速牛牛官网 江西11选5走势图 568彩票计划群 北京赛车代理抽水多少 陕西11选5 英豪彩票注册 湖南快乐十分